2008年2月8日 星期五

屋漏偏逢連夜雨

最近台北連日來下了好幾個禮拜的雨,不過台北的雨跟基隆的雨比起來可以用「明槍易躲,暗箭難防」來做比喻。台北的雨是又大又直,拿支雨傘就可以遮住了,不會弄到全身溼。但基隆的雨是又棉又細,雨水中混雜著海水的鹹味。不是從天空直直落,因為有海風,所以雨是360度四面八方全面侵襲,雨傘有拿跟沒拿是一樣的。總之,台北的雨可以想像成「駭客任務」尼歐在雨間的縫隙穿梭,基隆的雨可以想像成「惡靈古堡」中那台超級電腦的雷色網防衛裝置一樣,過不久就被剁成肉塊。

最近屋外在下雨,屋內也在下雨。雨水從天花板滲進來,滴滴答答作響。即使在屋內也是手腳溼、全身溼,非常難過。尤其我房間的雨水延著自動灑水裝置滴進來,溼了不少重要文物。這等苦楚,分明是:「屋漏偏逢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

這句話出自於馮夢龍的《醒世恆言》,原文是在說石璧這個人生不出兒子,年老又遇到火災,最後被軟禁而病死,總之非常不幸就是了。順便複習一下國文,明代馮夢龍之三言為:《喻世明言》、《醒世恆言》、《警世通言》,而明代凌濛初之二拍為:《初刻拍案驚奇》、《二刻拍案驚奇》。明末抱甕老人將三言二拍中選出四十篇,編成《今古奇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