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8日 星期六

桃園虎頭山雷達中隊

通資作業大隊隸屬於海岸巡防總局,而海岸巡防總局在海岸巡防署之下。通資作業大隊有三個中隊,分別是第一中隊又稱作業中隊,位於木柵與海巡署總部在一起。第二中隊又稱雷達中隊,位於桃園虎頭山,是大隊部所在的位置。第三中隊又稱支援中隊,位於中和與海岸巡防署總部在一起。俗話說:「天堂作中,人間支中,地獄雷中」分別指這三個中隊。作業中隊裡面因為和海巡署總部在一起,所以裡面最大的就是署長;而雷達中隊是大隊部所在,所以最大的就是大隊長;支援中隊和海岸巡防總局在一起,所以最大的就是總局長。

星期一早上,我和建承使用悠遊卡搭上八點的自強號到桃園,在桃園和靚淳會合一起坐計程車到虎頭山,到了門口時間是9:40,副大隊長親自迎接。沒想到第一句話就先開砲,說我們怎麼沒有留前置時間,我們怎麼知道現在會不會塞車,萬一遲到怎麼辦?問我們為什麼不乾脆九點剛剛好到?接著我們三個人去走廊進行安檢,每個人站在地板上一個小方格,然後把所有東西倒在超小方格內檢查,所有袋子和盒子都要打開,接著再裝回去。而我們後面有兩個志兵,也是剛從海湖過來見習的,結果他們是九點到,當然死得比較慘。接著我們去分床位,我們跟中隊同一寢,跟班對不同寢,大通舖裡面睡了二三十多人,被子和枕頭超髒,地板凹凸不平,是一個超老舊的水泥物建築,櫃子和床都會晃動,感覺隨時都會倒下來的感覺。結果一看內務櫃傻眼,內務櫃是海湖的內務櫃切一半,下層還裝了一個超小抽屜,因為內務櫃小,所有衣服都要往上折起來,還要用夾子夾好,上層只能掛衣服,其他東西都要擠進一個超小抽屜,我還帶了兩個鞋盒,根本不能放。於是我們在天花板找「密艙」和「密窩」藏東西。

然後去中山室一個方型桌寫基本資料,每到一個地方就要寫一次,一模一樣的表格,為什麼要寫那麼多次?接著中隊集合,值星官是一線一班長,成兩個班約十來個人,然後左方突然出現一個班隊,有四五十人,他們是班隊,也就是義務役抽到海巡的會來這受訓,裡面還有志願役的,也在裡面受訓。值星官喊「注意」,聽到整齊的腳步並隴聲,值星官說看齊時班隊一併入列,「排頭為準向右看齊」,於是班隊超迅速的補入列成四個班。向右轉,整齊的腳步靠攏聲,向右轉時腳要用力靠一下發出聲響。齊步走去餐餐,結果真的是「齊步走」,不像我們在海湖各自走各自的,腳步沒在對齊,行進時腳步都對齊,而且都有節奏和聲音,真是嚇到了,這邊的弟兄被訓練得那麼精實,動作迅速又整齊,沒有講話聲,大家眼睛都向前看。

到了餐廳有規定,所有人不管離開還是入座,都要從中走道前方繞一圈回到桌子,不能從桌子和桌子之間走過去,而且就算起立去添個飯,都要把椅子靠攏。不管靠椅子或添飯,不能背對主官桌,所以背對主官桌而坐的人,起立靠椅子都要側著靠。在餐廳不能講話,椅子都要輕放,所以整個餐廳安靜無聲,大家都很專心吃自己的飯。菜色還不錯,跟大內差不多,且比海湖好。吃完飯後,我們支援打飯班,幫忙到ㄆㄨㄣ和洗桶子、洗主官桌餐具等。

中午睡覺時,不能穿制服,襪子也要脫掉才能上床,衣服和毛巾是完全不能掛出來的,但床那麼髒,躺都躺不下去。下午一點半我們三個和兩位志兵的弟兄起來,我們都是從海湖來的,要一起共患難。我們跟班隊一起作息,去旁聽無線電的課。我是資工,建承是電機,靖淳是通訊,剛好是「通資電」,但在這裡的通資電定義是,「電」是水電修復,「通」是無線電和有線電,「資」是網路。所以在這邊受訓的班隊,到時候會分下部隊的地方,若有水電專長一定會被留在這,所以大家都不要承認會水電,就算會的話。

另外我們還認識兩位98-1的預士,他們在見習,但它們是先掛肩章在見習,那兩位就分享說在這地方根本用不到通資專長,每天都在做雜事。這次他們通資有9人,他們兩位被留在這,另外兩位在署部,其他在總局,所以他們覺得他們很倒楣。

我覺得這邊的弟兄都很精實,因為這裡是部隊,部隊就是這麼標準又精實,跟以前訓練單位不一樣了,所以最好皮繃緊一點。行進時,有位弟兄鞋帶掉了,班長說你鞋帶掉了,他們的口令是:「報告班長,二兵XXX請示綁鞋帶。」班長說好,要回覆「謝謝班長」。接著行進時,最後面般垃圾的兩位弟兄要把垃圾丟到旁邊的垃圾場,他們的口令是:「報告班長,二兵XXX等兩位請示倒垃圾。」入列也要報備,總之做什麼動作一定要報備。靖淳釦子沒扣好,被中隊長定了一下。

晚餐吃完後大家都去洗澡,但我們三個人覺得太早了,就先不洗坐在床上。靖淳就整個人躺在床上,結果一個一兵罵他:「誰給我躺在床上?你以為你很老是不是?」在這裡學長學弟制很重,看到學長都要問好,看到班長要問好,一線一之上要問排副好。晚餐在餐廳就看到一兵在罵二兵,這裡的老兵會欺負新兵就是了。吃完飯班隊和中隊一起到操場練短警棍打擊術和綜合逮捕術,我們根本不會,動作都慢一拍,然後還要拿警棍稍息和立正。

這邊中央伍為準時,整列都要舉手,靖淳在第二個班中央伍,沒有舉手,於是大家又回復上一動。接著第七員為中央伍對準班長看齊,報數時:「腰、兩、三、四、五、六。」建承剛好是第七個,他喊「七」,於是所有人回覆上一動,因為要喊「拐」。雖然是第七員,但要喊到八,這是奇怪的地方。晚點名時成講話隊形,沒有照學號,但點名照學號,所以下一號和前一號都要立正,而不是旁邊的人,跟我們的習慣不一樣,而且是迅速立正,眼睛看前方,動作超標準。中隊長講話時,提到「人事」、「夜參」等之類的人,被提到的人都要迅速立正。中央伍看齊時,我剛好是第二班中央伍,手沒平舉,又回復上一棟。成連綜隊看齊時,我忘了報數,全部又回復上一動。整個班隊和中隊因為我們三個人什麼都不會,所以全隊都受我們影響一直做同樣的動作。沒辦法,我們訓練沒像他們一樣那麼精實,我們之前都過太爽了,下部隊之後就什麼都不會。

接著隊長要我們自我介紹,首先志兵兩位弟兄,出去時沒問好,就被定說下午不是有教怎麼不會?所以要立正:「隊長好,班長好,各位學長好。」結果志兵沒面對長官問好,又被定,真的超慘的。換我了,我也是「隊長好,班長好,各位學長好。」結果被隊長罵:「官沒有官的樣子。」「要說各位弟兄好,不要把自己貶低了,因為你是軍官。」然後我向班長問好,也被罵說不用,班長在偷笑,於是被隊長叫出來罵,「你笑什麼?」於是他說旁邊在笑,接著旁邊也被隊長叫出來罵。然後有位出公差弟兄從右邊報備入列,又被隊長罵:「誰教你從部隊前面走的?」總之在這地方整個就很緊張。

晚上隊長講完話是十點了,居然沒有留洗澡時間,原來洗澡時間是剛剛五點時,我們沒洗,於是班長幫我們跟隊長報備,隊長臉色不好看,只給我們十分鐘洗澡並就寢,我們就衝去洗澡,也不知道有沒有洗乾淨。

第二天早上早點名,立定唱了海巡之歌,然後做海巡操,他們的海巡操居然跟我們學的都不一樣,所以我們不是很會做。吃完飯換完制服,隊長看到我們衣服皺皺的,要我們去燙平,大家在打掃,我們就在燙衣服。接著我們被大隊長約談,大隊長兩線四,副大隊是兩線三,中隊長是兩線二。有鑑於我們什麼都不會,班長教我們基本禮節,起立、立正、敬禮,回覆時要報告等之類的,在中山室練了一陣子,這就是我們之前過太爽的後果,下部隊就要自行承擔。

大隊長跟我們問話問了一小時,然後說下午會送我們走,把我們分到各個單位去見習,真是開心,終於要離開這個鬼地方了,這裡真的是所謂的「地獄雷中」,所有抽到通資的人都會在這受訓一星期,過著地獄般的生活。中午我們收好行李,就在中庭等。而兩位志兵還要在這見習三星期,真是辛苦他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