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7日 星期三

別人的判斷竟無比重要

本文節錄自《天下雜誌》343期:

作家阿城在《九十年代》寫了一篇懷念他父親的文章。他父親是著名的電影評論家。1957年被打成右派,從此一家人過了22年賤民歲月。1979年他獲平反,他問已經30歲的阿城,怎麼看他獲平反這件事?阿城說:「如果我今天欣喜若狂,那麼30年就白過了。做為一個人。你已經肯定了自己,毋需別人再來判斷。要是判斷的權力在別人手裡,今天肯定你,明天也可以否定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