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3日 星期六

英文

今天又碰到Nagarajan,他一看到我就「How are you today my friend ?」然後我又開始茲無其詞,不知所言。接著跟我講一大堆英文,我用很不流利的「英文單字」拼湊成一個句子,大家經過三舍一樓走廊都看到我們在對話,我發現我講很多錯誤的句子他都聽得懂,只要音唸對的話,文法用「中文文法」馬ㄟ通喔!

我常常遇到很多外國人,如菲律賓人,他們問:「Have new magazine?」我都會想用西班牙文回答。當碰到老阿媽時,他們用台語問,我都會想用日文回答。當碰到日本人時,因為日文很像台語,我都會想用台語回答。而我們台灣人的英文是學來說給自己台灣人聽的,外國人聽不懂,那我們幹麻學一種只能我們自己懂的英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