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9日 星期一

回到海狐

回到海狐

星期天晚上九點大家回到海狐。晚上大家都不睡覺,互相分享在各尋局的見習心得,首先有位同學手斷了,其他人說是逮捕歹徒時手斷的,我們還在想說那個尋局那麼操?沒想到是比腕力比到手斷了,北尋局的同學也真是吃飽太閒,居然還可以比腕力比到手斷掉。不過北尋局的同學真的很爽,每天不用打掃、不用做雜務,還可以去7-11買東西吃,難怪有些人說不想回海狐。也不只北尋局、中尋和南尋的同學也過得不錯,除了少部分安簡所之外。其中勇安是最爽的單位,名列大家的第一志願,按規定見習時間不能安排我們做雜務,對見習生必須予以相當尊重,勇安都按照規定做,所以在那邊的同學是快樂。另外大家也分享像是跳船和跳機艙之類的經驗,感覺一線生活真是多采多姿,令人羨慕。大家吃得好、住得好,又不用做雜事,自然也很開心的度過每一天。比爽的話,我沒有他們爽,畢竟我在薯部,生活管理上比較嚴格,無法像其他同學那樣自由自在,我們後線單位就是這樣躲在黑暗的角落默默付出、支援前線單位。



海狐特勤隊

星期天晚上淒風苦雨,夜晚伸手不見五指,天空飄著細雨,天氣特別寒冷。據說大隊長已經換人了,難怪整個氣氛非常詭異。星期一早上大家做完操之後,教官要我們先跑十圈,有些人就藉故不跑站在旁邊看,就連值星官也跑一跑說腳抽筋到旁邊休息。教官突然發飆了,說我們這樣以後怎麼帶部隊,帶弟兄跑三千結果自己還跑不到三千,到時候會被弟兄瞧不起。「伏地挺身姿勢預備」這群沒跑步的人就被罰,教官要他們操場爬一圈回來,最後這些人都可以跑了。接著做伏地挺身,有些人壓的不夠低就被罵「飯賤」,做完要我們翻過來四肢離地,接著繼續做伏地挺身,而且只能五指著地,然後是只有拳頭著地,最後是整個人趴在地上四肢離地,每個人都苦哀哀的叫海狐好坎,我覺得跟通姿新兵隊有得拼了。

下午天氣陰又冷,穿外套都感覺很冷,但居然要去游泳,光想就全身雞皮疙瘩。一下水真的很冷,冷到全身顫抖、嘴唇發紫,但就是不能上岸,在水裡泡了近四小時,一上岸就全身發抖。首先教練測一下大家的游泳,游泳對我這個討海人來說不是什麼問題,就被分到A組,然後到水深三公尺的地方練習。晚上回去吃晚飯,結果天空又飄起毛毛雨,空氣中瀰漫著海水的鹹味,我們又要繼續去游泳,晚上更冷,一下水就冷到哇哇叫,我們一直看錶,時間到才能上岸,這段時間真是度秒如年,我們又不是海軍陸戰隊。

隔天早上又繼續游泳,但寒流還是沒走,所以還是很冷。早上要考游泳,我是第一組,要游直的來回,輕輕鬆鬆就游過去又游回來。以前大學就常常參加游泳比賽,什麼海洋盃、航海盃的,游泳對我來說沒什麼問題,只是希望會游的可不可以不用下水,因為水真的太冷了。下午教逮捕術,被教官抓去當示範的人,都被摔到或紐到唉唉叫,想說這些人怎麼那麼配合演出,沒想到教官都來真的,不過學起來還真的挺管用的。

晚上我們被士官長罵像退伍弟兄那樣擺爛,也就是我們太過於散漫,如果都無法要求自己,下部隊之後如何要求弟兄?下部隊之後是很現實的,做錯了沒人會告訴你,等著被弟兄嘲笑。聽完士官長講的話,還真是有點道理。「兵怕出列,官怕入列」雖然不懂這是什麼意思,但出列就要有出列的樣子。

星期三考試,科長跟我們說選擇題塗改不計分,所以不會寫就空白。監考的教官是一位很嚴格的教官,交卷時看到大家選擇題怎麼都空白?大家開始裝傻說以為會倒扣,教官於是全部發回去要大家重寫,他說選擇題不會寫可以猜一下呀?又不會倒扣。考試成績攸關大家分發的單位,所以大家還是不寫又交回去,教官就發飆了,說寫個3或寫個2會這麼難嗎?於是一個一個叫名字,然後把考卷丟在地方要大家趴在地上撿。之後隊長又跑來罵說這是一種做人的基本態度,不應該任意放棄。

在海狐睡覺真是擠,而棉被又那麼大,當一側身旁邊就會補進來,其實旁邊也不是故意的,只是自然放鬆而已,因此要擠回去就會發現擠不回去,不像再薯部棉被是可以攤開來睡的。睡覺時,我左右鄰兵打呼超大聲,剛好左右雙聲道,結果睡眠品質超差。吃飯時大家又開始搶食物了,餐盒驗畢後一群人就衝上前去搶菜,而星期四更誇張,大家擠破頭蹲在地上搶夾菜時,突然伸出一隻手直接抓一把菜走,簡直跟非洲難民一樣。畢竟在這裡東西都吃不飽,有東西吃大家都會搶。



抽籤

隊長說掛階見習才稱為學員,我們稱為學生。有人就問我們為什麼不掛階去實習,隊長說掛階之後單位就會直接用,那等於就要開始負責任了。話說沒掛階下去也是挺尷尬的,身分也不知道是什麼。星期三晚上進行抽籤分發作業,我們班兩位法律官被分到警衛大隊,另外通資官六位分別到北中南東各尋局,剩下都用抽籤的。有些人住北部但抽到南部,心裡有些難過,但我覺得利用當兵時間到各地走走也不錯,畢竟以後不一定有這樣的機會。抽完北中南東之後,接下來就靠成績分發單位了,成績有兩次考試成績、見習成績、術科成績等,所以任何成績都很重要。而我是在北部,算是幸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