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25日 星期二

平溪單車之旅

原本打算挑戰北橫的,後來感覺太累因此作罷,選一條比較輕鬆的路線。首次和祖尉與維能一起騎車,一位是星期日才有空,一位是星期六才有空,能三位湊在一起實在不容易。



祖尉的半單眼跟我的很像,但他的是G8,我的是G5。維能的一台鏡頭比機身還大的特殊相機,這樣的拍照姿勢是從下往上拍,通常是用來拍某種用途會用到。



原本我們要搭早上7:07的火車到八堵再開始騎乘,但因為趕不上火車,所以只好直接騎過去。結果光是從台北騎到七堵腿已經軟了一半了。



七堵舊站現在是一個鐵道藝術園區。若要搭7:07的火車要6:07申請,一來我無法那麼早到,二來人數不確定有誰會來,所以早就有直接騎過去的心理準備。



沒想到祖尉提早在萬華等了30分鐘,於是改在台北車站和祖尉會合,之後再一起騎到南港和維能會合,接著就出發。為什麼現在都流行從下往上拍?



區間車用彩繪的,我覺得直接擺一台報廢的區間車來這邊比較實際。



從南港經汐科、汐止,翻了一小座山,經過五堵、百幅,終於來到七堵。七堵車站是我們第一個休息站。



新台五線這條路不管是機車還是單車,我已經騎過N遍了,實在很不想一直騎這條,所以才會想搭火車。



繼續經八堵、暖暖、四腳亭,在上山前的最後一家7-11休息,這是我們第二個休息站。因為接下來恐怕到中午都沒有超商,所以我買了一個銅鑼燒啃一下,先補充一下血糖。



接下來沿途愈來愈偏僻,在快到瑞芳之前接上瑞平公路,傳說中的106縣道,從87公里開始倒數,我們預計騎到0公里。



一路都是坎坷的上坡,這時「遷車狂人」出現,我開始遷車。



維能果然有環過島就是不一樣,騎在最前面,祖尉也是一路騎上去千分之50的坡度。



三個人各自有一段距離,我在後面瘋狂「遷車」真是望塵莫及。



終於來到五分山的涼亭,已經是中午12:30,之後一路就是下坡。這是我們第三個休息站,祖尉有帶葡萄乾,大家補充一下血糖,因為要到十分才有東西吃。



五分山的山頂要從旁邊的氣象站道路上去,那是一段很陡的路,我們沒有上去。不過五分山我好像也爬過三次了,山頂可以看到台北101。



兩位都有智慧型手機,除了可以查GPS,也可以用來做軌跡記錄。我還在用傳統的2G手機,只用來講電話就好。



接著一路下坡來到平溪。



下坡就很快,花了20分鐘就溜到了十分車站。



十分老街很多人在鐵道上放天燈,天燈已經是一年四季的活動,連白天都可以放,只是很沒有FU。



另外還要擔心有沒有火車通過。



我們都餓扁了,先來吃一到美食,一口吃臭豆腐,一份20元,挺划算的。



接著再去下一家吃,因為維能吃素,所以就吃滷味等美食。



假日的火車特別密集,平溪線單線雙向,所以一班車來回。



離開十分之後繼續往望古前進。



基隆河源遠長流,在平溪這邊是一條美麗的峽谷,而下游可是會造成社子和汐止洪災的大水。



很快地來到平溪,106縣道是重機的天堂,沿途都是重機,當然警察也很多。



平溪才是天燈的故鄉,要放天燈應該在平溪放才對。



來到平溪先吃一碗黑糖剉冰,每次來平溪都吃這家,35元只能選兩樣,但不錯吃。



另外還要去跟台灣唯二的老郵筒拍照,這是台灣目前還在使用的老郵筒。



平溪的烤香腸因為「你要吃什麼」得名,有著長長的排隊人潮。



當然整個平溪老街都很熱鬧。



離開平溪,繼續前往菁桐。



菁桐車站又是另外一條老街,整個平溪線都是觀光老街,跟內灣線一模一樣。我相信過不久舊山線也會發展如此。



這是另外一個限時郵筒,只是沒有在使用而已。



徵女友,祝你成功!



平溪是海大生的後花園,所以也來過N次,大大小小的步道、山路早已被我通通走遍。



接下來我們去另外一個點,傳說中的基隆河源頭。



基隆河,位於台灣北部,是淡水河的重要支流之一,本身發源於新北市平溪區的分水崙,河長86.4公里;但其水系最遠源流則為其支流芊蓁林溪,發源於獅公髻尾山(又名火燒寮山)東偏北側標高約560公尺處,水系河長約96公里,流域面積約493平方公里。主流流經新北市瑞芳區,進入基隆市的暖暖區和七堵區、新北市汐止區,再進入台北市,流經南港、內湖、松山、中山、士林、大同、北投等區,最後於關渡匯入淡水河。



基隆河是我們台北很重要的河川,當然要飲水思源一下,源頭的水非常清澈。



車停在寺廟前,大約步行十分鐘就到分水崙,是一個很大的平台。



而旁邊就有基隆河源頭的指標。



沿著路條可以繼續往上走,走到真正的源頭,但要30分鐘路程,時間不夠我們因此作罷,下次再來揪團辦此活動。



離開之前不忘裝個山泉水。



生飲山泉水純屬節目效果,觀眾請勿模仿。



繼續往下滑來到往深坑與汐止叉路,我和維能要往汐止,祖尉要往深坑,於是我們就在此分道揚鑣。



沒想到往汐止的路又翻了一座山,跟早上那座山有得拼。



這時已經晚上六點半,有點沒體力,永不止盡的上坡,遷車狂人再次出現。



晚上山路沒有車燈,伸手不見五指,只能靠前車燈照亮貓眼石大概知道路,不然會跌到山谷會騎進水溝。



花了近兩小時我們才騎下山,真是又餓又累。



大約七點多到汐止,維能騎回南港,我到汐止搭火車回家,回到家都已經九點了。



相關文章:平溪單車之旅相簿活動網頁單車路線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