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10日 星期五

捷運是台北人最做作的地方

台北捷運創造了一個西方都市的文明,當我們搭乘捷運時,總是會排隊等車、先下車後上車;搭乘電扶梯時靠右站立;博愛座保持淨空;搭車時人與人保持距離;不在車上飲食與吃口香糖;手機開振動或關機;講電話時輕聲細語;搭乘捷運時閱讀書報;與人交談輕聲細語;不亂丟垃圾;非行動不方便者不搭乘電梯;排隊進出站;買票進站不逃票...等,這些都是台北捷運特有的現象,人與人之間充滿著「尊重」與「禮讓」,也是台北捷運創造出來的「捷運文化」。



然而台北捷運以外的地方就看不到這種現象,出了捷運站後,馬路上車輛橫行,喇叭聲不斷,駕駛人互不相讓。跟捷運很類似的大眾運輸─火車,搭車時總是不排隊靠插隊上車,因為大家都要搶位置;通常不管車上是否有人要下車,門一開一群人就先衝上車;搭乘電扶梯大家並排;博愛座照樣坐,即使遇到長者也不一定讓座;通勤時間大家都是身體貼身體,非常不衛生;常常有人坐在地上或是直接躺臥兩個座位;車上常有人吃便當,當然也有人叫賣;手機通常開很大聲,講電話幾乎講到全車都聽到;火車上大部份人都是在睡覺,沒有什麼書香氣息;常常飲料喝完就藏在椅子下、便當吃完就丟在座位上;不少人直接穿越軌道或闖平交道,造成火車意外;火車常常有人逃票或持低價票搭高級車種。同樣在台北,捷運和火車就差了十萬八千里,捷運宛如是另外一個世界般,與外界隔閡。



台北捷運被稱為台北人最做作的地方,其實也不為過,因為出了捷運世界完全看不到這種「尊重」與「禮讓」的文化。即使上下班尖峰時間人滿為患,捷運的博愛座仍然保持淨空,主要是大家怕上新聞版面;不敢在捷運大聲講手機,是因為怕被人偷拍而上電視;上下車不敢插隊,是因為怕被po上網而遭網友撻伐。因此出了捷運,大家就回復「台灣人」的本性,造樣我行我素。



台北捷運創造不一樣的現代城市文化,可以說是先進國家的文化,然而台北捷運的文化卻還不能影響「本土文化」,像台鐵就是典型的「台灣本土文化」,也是台灣人的習性,已經深根柢固,很難在短期內被改變。捷運和火車就形成一個很明顯的「城鄉差距」。不管那個國家,要在短期內蓋個全世界最高的杜拜塔,或是蓋個全世界最豪華的鳥巢,只要國家有錢,可以請到世界上一流設計師在一兩年內完成。然而一個國家的文化,卻不是一促可躋的,需要長時間的培養與累計。同樣的,台北擁有現代都市的捷運,但台灣人的「本土文化」還是很難在短期內被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