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6日 星期五

快樂斗煥坪

早上天剛亮就出發去台北車站搭火車,因為苗栗挺遠的,加上9:00就要報到,所以比平常上班時間提早了四個鐘頭出門。時差有點調不過來,一整天頻頻打哈欠。到了台北車站用乘車記帳憑證兌換了一張自強號車票,因為軍中只補助莒光號等級,所以我還倒貼了78元車資。



8:30到了竹南車站東站,直接到對面公車站牌等車,等了許久公車不來。旁邊也有一群人在等車,他們是在等往林口長庚的車,似乎等了很久車還沒來,一位阿婆就打電話去苗栗客運詢問,沒想到對方客服人員態度很差的回答:「今天沒人要搭,所以不開呀!」結果引起在場等車民眾公憤,大家抱怨聲紛紛不斷:「不開也要跟我們講呀!一群人在這邊傻傻的等!」我在旁邊看了差點傻眼,公車還有要開不開的喔?我開始擔心說會不會到斗煥坪的公車也不開?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來到了9:00,也就是規定的報到時間,看樣子應該是遲到了,這時公車也來了,刷了台灣通上車。等車的同時認識另外一位也是要去教召的弟兄,他是空軍818梯次,因為空軍一個月才一梯,所以到現在才818,不像我們陸軍已經有兩千多梯了,他退伍兩年第一次被教召。公車繞到竹南車站西站,又載了一位也是要去教召的弟兄,他是陸軍19XX梯,退伍六年第一次被教召。車上就只有我們三個人要去斗煥坪,該不會是最晚到的三個吧?不過後來發現,比我們晚到的還有6個人,所以我們不是最晚的。



進了營區排隊安檢,營士官督導長很客氣的說:「不好意思,請你們稍等一下。」沒想到一臉凶巴巴的督導長這麼客氣的跟我們說話,還真是有點不習慣。負責報到業務的都是教育班長們,稱我們都是「夥伴」和「學長」,動詞前面都會加上一個「請」字,例如:「學長,請往這邊走。」「學長,包包可否請借我看一下?」因為講話太客氣了,讓我有點心軟,於是放下心防把所有違禁品通通交出去。本來還想帶相機進去拍個幾張照,不過最後還是乖乖的拿出來給他們保管。



心輔官帶我們三個人去放東西,接著我們就迅速被帶往營區外的訓練場,操課中間我們三個就被捕進隊伍中,我都還沒聽到教官講什麼話,教官就說:「各位夥伴,大家就四人一組開始吧。」於是我們就四個人一組,一個人拿大圓鍬,一個人拿小圓鍬,一個人拿大十字鎬,另外一個人拿小十字鎬,每組開始挖一個「閃兵坑」。蝦密?有沒有搞錯呀?教召怎麼那麼精實?一來就叫我們挖閃兵坑?我們下方剛好有一顆大石頭,就是一直挖不下去,看到別組挖出來的土堆積如山,我們四個人就你看我、我看你,只好在那做做樣子。



休息十分鐘後繼續操課,大家可以回到自己的位子上,以前都是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坐下」有三動,第一要先「置板凳」,然後長官說「好」才可以把手放開,最後長官說「坐下」才能坐下。結果大家回到自己位子上通通自動坐下,趴著的趴著、搧風的搧風,各自展現自己的坐姿。因為天氣熱,有些人乾脆把鋼盔脫了,士官長很客氣的說:「各位夥伴不好意思,我們現在還在操課,請不要脫盔。」這些人才又乖乖把頭盔戴上。這種事若以前發生的話,通常是直接被士官長幹到飛起來。

接著我們第二個任務是做防禦工事,也是四個人一組,要把兩根長一公尺的螺旋樁轉入地底,然後拉起蛇籠。我們這組兩位弟兄就在大太陽底下轉呀轉的,轉到滿身大汗,十公分都沒插進去。說好的室內課呢?怎麼都在室外操課?而且搞那麼精實?因為另外兩位是工兵,他們很清楚怎麼做這些東西。我想工兵退伍後履歷表專長可以寫「挖洞」,專門挖洞給別人跳,沒想到抽到工兵還有這種專長。



中午吃飯時間到了,菜色不錯,有青菜、雞腿、客家小炒、炸香腸、炒木耳,另外還有炒麵、炒飯及小菜,外加每個人一個布丁、一罐麥香紅茶和一顆蘋果,菜全部打好好的在桌上,連餐盤都貼上自己的名字。我看這頓飯應該至少是軍中一天的伙食費吧,最好平常在軍中會吃那麼好,還不是因為有長官來。想當年新訓第一天看到菜色差點哭出來,菜又硬又冷又難吃,而另外一位預官說,他新訓第一天看到菜色也差點哭出來,整個餐盤都是上一餐的油垢,所以菜只有上層可以吃。

台上似乎有高官來主持我們的開訓典禮,因為做了一早上的苦工,一坐下來就開始大快朵頤,沒想到組長跑來:「還沒開動你們怎麼就先吃了?」因我我坐第一桌幹部桌,所以很顯眼,轉頭看看其他桌,確實沒有人在吃,只好先放下碗筷。

接著前面推出一盒大蛋糕,我和幾位弟兄被叫到前面,說要幫我們慶生,沒想到部隊居然搞這招,真不知道要開心還是難過?生日被教召就算了,還幫我們慶生,真是Orz...。然後營長帶領全體大家一起唱生日快樂歌,營長拿一把武士刀拿給我要我們切蛋糕,我們就這樣在蛋糕上切了一刀,接著營長另外頒發給我們每人一盒小蛋糕,原本的大蛋糕被收回去還要留著用。被這突如其來的慶生,搞到臉上都冒出三條線,真是無言...我是一個很低調的人,不喜歡被大家認識,看樣子要低調也很難。

長官致詞完後就開動,這下子真的開動了,營長:「這是我們用心為各位準備的菜色,希望各位會喜歡。」雖然油了點,但還算滿意。



最後解召時,又有一個很讓人Orz的獎項,就是「早鳥獎」,最早報到的前三名被叫到台前領獎,營長頒給這些人每人一張獎狀。打聽一下他們早上六、七點就來,會不會太早了吧?下次(希望不會再有下次)想領獎的可以早點來,不過看他們在台上領獎時笑場,我們台下更不用說了,沒想到還有這種獎項,果然符合國防部「出其不意」的作風。

解召時最重要的就是薪水了,除了軍官每人每天900元之外,因為我是幹部,所以有主管職加給100元,外加車馬費,不過車馬費算得剛好,因為我來回都搭自強號,所以還倒貼了200多元。



另外還有教召結訓合格證書。我被分發的單位是軍勤隊中隊-戰場經營,職務是區隊長。這次教召期間也認識不少新朋友,而被教召的預官有4個:一個是96-1的預官,職務是副中隊長,之前是海巡13大隊的檢管;另外一個是跟我同期98-1的預官,抽到空軍,職務是行政官;以及一個6年前的預官,職務是輔導長;最後一個是志願役上尉退伍的,職務是中隊長。聽說六年前服役要一年半,所以下部隊後扣掉軍訓有11個月的任期,我說若多撐一個月就多一槓耶,他們說應該沒有人會為了多一槓撐一個月吧,以後看到預官是中尉的應該就是沒被扣軍訓的。



以下詳細說明教召:



應帶物品

我直到前一天才開始認真整理我的行李,於是我問了曾經教召過的海巡學長要帶什麼,沒想到他說:「記得帶兩支手機,一支給他沒收就好。」我覺得還是有點不安,還多帶了筆、耳塞、餐具、書、錢...等,最後發現這些都是多餘的,真正只用到火車票而已。至於手機,我看是多慮了,到解召後開機發現根本沒人打給我,所以說人緣不佳就不用帶手機進去自取其辱了。





部隊編制

教召總共會召一個中隊的人,一個中隊會有三個區隊。整個中隊包含幹部都是教召來的,中隊需要一個中隊長、副中隊長、行政官、輔導長、區隊長,都是由預官擔任。另外還有數個分隊長,由預士擔任。而我們中隊長剛好是志願役上尉退伍的,志願役也會被教召,但他領的薪水超高,每天領的是志願役薪資除以30,還有主管加給、志願役加給,賺超大!





自動化部隊

我都忘記口令怎麼喊了,好在協訓幹部一直在旁邊提醒我要喊什麼,不過一直說我喊太小聲,要我喊大聲一點。反倒是營長人比較好:「沒關係啦,教召嗎,輕鬆一點。」長官手都還沒放下我就喊「禮閉」,營長也不care。「全自動化部隊」好處就是大家「全自動化」,到叉路大家會自動轉彎,到定點大家會自動立定,到座位會自動坐下...等。以前最麻煩的事是要把排頭調過來時,要下不少口令,現在手指逆時針劃一下,大家就自動倒過來,這就是國軍現代化部隊最理想的面貌。



種族區分

教召什麼軍種都有,海軍、空軍、陸軍、憲兵、海巡...等,跟那海巡預官一聊到海巡就聊開了,有一種親切的感覺。我看名單有不少「上兵」,正常來說早期一年半役期應該也不會當到上兵吧,這些應該是志願役退伍的。



斗煥坪營區交通

竹南車站出來後,於竹南前站(又稱竹南東站)對面的全家等公車,有5804、5806、5810、5823可以坐,或到竹南後站(又稱竹南西站)對面等車,基本上公車都會從東站繞到西站去,其實公車也滿多的,也很好等。可以使用台灣通和悠遊卡,一段票26元,若使用台灣通可以打九折。



下車的話在斗煥國小下車,走到斗煥坪營區即可。





教召遲到

教召千萬別遲到,遲到一兩個小時還可以接受,但遲到太久解召後會被留在中山室看影片。當所有人都離開,你在那多留一小時是很一件很悲慘的事。若下午才來甚至還會被多留一天,試想當所有人都18時,你被08是什麼感受?



結論

教召發生太多有趣的事了,實在有太多東西可以寫了,只能先寫在這邊。很多人覺得很倒楣,被抽到教召都去買樂透,結果都沒中(至少我問過的都是這樣),因為心理覺得倒楣,根據吸引力法則,自然不會抽到樂透。當你覺得很「幸運」時,才會有好事發生。調整一下自己的心態,相信這是一段難忘的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