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15日 星期六

同文不同種

從大家在街上行走的腳步,就可以看到一個城市的速度。平常我在台北以外的地方行走,可以慢慢地走,即使停下來也沒關係,因為人少沒有人會趕你。然而到了台北市,大家走路的速度就非常之快,變得我也要跟著走那麼快。大家都以「台北捷運」的方式的行走,走路速度超級快,前面有人擋住還會用手推開。尤其在台北車站附近,人密密麻麻的,根本沒地方站,站著不動會被後面的人群一直推上來。其實這就是一個城市的生活型態。不過香港人的腳步更是快,在香港會發現人永遠在趕時間,每一個行程都用「趕」的,因為永遠有下一個行程在排隊。這也許是因為香港人全球化競爭壓力的因素,每個人都非常忙,比台北人還要忙,每天睡眠時間只有三到五個小時。平常工作完就是加班,要不然就是做第二份工作。從早到晚都是工作。

最近在Cheer雜誌上看到一篇在描述香港人,雜誌上說香港人非常直接,即使朋友之間溝通也是如此,不像台灣人比較婉轉,也因此台灣人和香港人相處容易受到挫折或委屈。對付香港人臉皮就是要厚、敢出聲,例如對方說:「對不起,我現在很忙。」不要難過,可以再問:「請問你什麼時候不忙?」香港人中午吃飯時也是各吃各的,不像我們台灣人每次吃飯都是一串粽子大家一起出去吃。看起來香港人缺乏了人情味、個性獨立,但也因為他們沒有人情牽絆,所以更能客觀處理。另外雜誌上還寫道,香港人下班拒接指令,不像我們台灣人隨傳隨到,那有分上下班時間?台灣人最受不了香港人愛講規矩、不知變通。香港人和台灣人雖然都是華人,中文可以通,但事實上是「同文不同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