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3日 星期一

九死一生─聖母峰歷險記

今天聽了高銘和的演講,他是首度由南方登上聖母峰的台灣人。十年前三月,高銘和找了十個人組了台灣隊,籌募了八百萬贊助金去爬聖母峰。同行的還有美國隊與紐西蘭隊,尤其美國隊籌募了350萬美金。大家先到了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海拔1300公尺,租了一台直昇機將一千多公斤的裝備運上登聖母峰起點盧克拉,海拔2700公尺,魯克拉再上去就沒有任何交通工具了。然後花錢請了當地雪巴人幫忙背行李上山,到了海拔4000公尺,已經比玉山還高。走了九天才到聖母峰山腳下的基地營,也就是海拔5000公尺的冰河上,稱之為昆布冰河。尤其愈往上的冰河裂隙愈大,如書的封面。美國人開玩笑的說:「冰河裂隙那麼深,要是我掉下去的話就回美國了。」。他們爬了七天才到海拔6000公尺的冰河中段,設立了第一個營。然後爬了三天到海拔6400公尺的第二營,這邊已是冰河的原頭了。接下來就要爬冰坡了。後來爬到7000公尺,但冰坡上沒法扎營,於是挖了一個小平台,也因此晚上睡覺時帳篷是斜的,被風吹都搖搖晃晃的,隨時都有滑到山坡下的危險。後來爬了一整天才到海拔8000公尺的第三營,這裡的空氣是平地的三分之一。晚上十點被雪巴人搖醒準備攻頂,這時美國隊與紐西蘭隊已經先走了30分鐘。這時溫度零下30度,高銘和穿了五件衣服和褲子,加上一件羽毛備,然後戴上氧氣面罩,跟三個雪巴人一起出發。大家戴著頭燈在黑暗中摸黑前進。走到中午12點,登上海拔8700公尺,也就是聖母峰的南峰,離頂只剩100公尺。這時,一個雪巴人氧氣面罩管斷掉,趕緊下山。另外兩個雪巴人說天氣不太好,建議高銘和不要攻頂,但高銘和覺得天氣不錯,且美國隊和紐西蘭隊都在前面,萬一他們攻頂成功而高銘和沒有,他無法回去和贊助廠商交代。於是高銘和和雪巴人溝通很久才決定「快去快回」。到了下午三點成功登上聖母峰,海拔8844公尺。然後拍了20幾張贊助廠商的旗子,每拍一張,相機就要在懷中保溫一下,不然會當機。後來雪巴人感覺天氣不太對勁,雪巴人要求快下山,於是他們延著腳印往下衝。兩個鐘頭後到了8600公尺,天空開始飄小雪。於是他們繼續衝,雪巴人跑得很快,若他們不停高銘和根本跟不上。兩個鐘頭後,雪愈下愈大,腳印都不見了。最後天黑了,什麼都看不到,只好用頭燈,無法分辨東西南北,完全憑直覺行走。雪巴人一直往前衝,高銘和也一直追,兩個鐘頭後到了8500公尺頭燈都沒電了,一下子高銘和就和兩個雪巴人分散了。高銘和努力呼叫,但就是沒有回音。高銘和只好慢慢探路,但他不敢隨便走,因為腳上的冰爪踩到石頭或冰塊上會打滑,一滑不是滑到尼泊爾就是滑到西藏,於是在8300公尺躺下去。那時無線電沒有用,因為零下30度電池根本沒有作用。暴風雪愈來愈大,風速達150公里,溫度降到零下60度。這時養氣筒的氧氣也沒了,所以很想睡覺,於是他將面罩打開直接吸空氣。他一直很想睡覺,但他一直克服不要睡著。就這樣憑著他的毅力撐一整晚。不知過了多久,看到日出前的晨曦。千等萬等終於看到日出,不到五分鐘高銘和就睡覺了。到了中午被雪巴人叫醒,他就是那位下山換面罩的雪巴人。另外兩個雪巴人昨天晚上摸黑回營地已經是晚上12點了,差點沒命。其他美國隊和紐西蘭隊也整晚都沒回去。很遺憾這場暴風雪奪走8條人命,高銘和是唯一存活的生存者。他們一步一步走回八千公尺的營地。第二天走到了6400公尺,尼泊爾的直昇機來了,直接送高銘和到加德滿都醫院。但尼泊爾醫生無能無力,直接轉到台大醫院,又轉到美國阿拉斯加做了十天急救。最後轉到林口長庚,將凍傷的部位切除。先切除了鼻子,從額頭上切了肉補。然後切了左右手的手指,用左肚子及右肚子的肉補。最後切了腳指,用手臂的肉補。但左手臂肉切太小,於是又切了左肚子肉補,而要補右腳趾時,切了右手臂的肉補,但切了太大塊,手臂洞太大,又切了右肚子的肉補右手臂。手術整整一年共計15次才完成。高銘和沒有就此放棄,他現在繼續完成他的拍攝百座山的目標,他覺得這是上天讓他存活留給他的使命,他預計2010年完成。他講得故事實在非常精彩,就像看完一部真實電影般歷歷在目。



本圖出自高銘和著「九死一生」書籍封面

九死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