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12日 星期一

秘密

晚上和彥豪哥吃頓飯,先讓我等了30分鐘,這樣就有藉口可以請客,真是高招(筆記)。真是不好意思讓他請了130元的咖哩焗烤飯(早知道就點貴一點XD)。話說,他們一伙人已經離開「深輕」,所以現在大家可以在公開場合接觸(玉珠姐說協會是很開放的)。不過,所有人(包括協會助教們)最想知道的,當然就是他們為什麼要離開「深輕」?彥豪哥避重就輕的描述,講了很多很多,但完全沒講到重點。依據我的推論有兩個原因,一是他覺得得不到朋友的祝福(遭到詛咒),二是「深輕」目前在組織重整(不排除他有回鍋的可能性)。基本上這是很自然而然的發生,並沒有人為的刻意干涉。

而他最想知道的也是我為什麼會引爆「深輕」事件。那時候他剛台灣,事情已經發生到了高潮,他說他錯過了這場好戲(原來在看戲)。我是引爆這次事件的主角(如同中間人金紀玖般),我本身就已經很有名了,因為這事件造成我的知名度大增而上了媒體。我以比較客觀的角度來闡述整件事情的發生經過,以及造成各方的影響,以及社會大眾的影響(就我所知)。

現在回過頭來看整件事,之前真的是烽火連天,可以看見商場上利害關係的勾心鬥角。每個人的說法不依,而且都有跨大渲染之疑,每個人都會以自己的主觀加入判斷,造成沒有人能看清楚事情的真相。這時候,惟有自己實事求是的求證,才能用客觀的方式了解真正的原尾。世界上沒有對與錯的東西,只是每個人的價值觀不同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