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11日 星期六

年輕人的火車觀

我常常趕不上火車,每次都在月台上奔跑追火車,而火車看到我在追它,反而不停還愈跑愈快,把我完全甩在後台,造成沒有火車坐。另外就是有些火車每站都停,雖然火車跑很快,但還是擔誤許多時間,有次上課遲到我跟老師這樣說,結果老師不接受。

以前我跟每個學生一樣,都會逃票,這也許就是早期台灣學生搭火車的唯一記憶,大家找機會都會設法逃票。有人學生時代沒逃過票的嗎?應該很少吧?!逃票通常都是從月台旁柵欄進去,出站也要找「洞」鑽,台鐵對於像「蟑螂」般亂竄的學生,總是防不勝防,乾脆就不理了。不過我現在比較少逃票了,通常是忘記買票上車而已。前幾週從搭火車到台北,上車忘了買票,下車時補票居然被加收了50%的錢,非常划不來,虧我報的上車站名和我實際上車的站名也沒差很遠。

最近的太魯閣號很快,有時候我也會用悠遊卡去搭太魯閣號,似乎車長也不會查票,被查到頂多笑笑的說不知道就沒事了。而觀光列車也不錯搭,可惜只是外表漂亮而已,裡面不怎麼樣,還要冒著被抓到的風險。

以前學生時代我們不僅坐火車會逃票,連坐公車也會。例如司機一開後門,就會一群人從後門衝上車,直到司機發現趕緊關上後門,下車的時候再直接從後門下,就不用付車錢。另外就是兩段票付一段票的,之前我們還有過直接衝下車不付錢。總之,現在回憶起來,學生時代大家都是逃票高手。

前幾天看到一則新聞,花蓮的學子北上交通部抗議火車班次太少,他們每次返鄉座位都被旅行團包走,造成他們每次都「站著」往返花蓮。圖片看到一張台北到花蓮的自強號火車票,寫著x車x號座,下方還註明:「福隆之後餘程無座位」。現在年輕人實在不能吃苦,好手好腳站一下又何坊?

以前公路客運不發達,搭火車的人很多,我也都是用站的,腳酸了就坐在地上,畢竟很多人也都這樣。以前國道還沒限制客運乘客不能「站立」的時候,客運都是擠滿滿的到門口,我搭客運也都是用站的,一站就是兩三個小時,而且還是人擠人。也許我們以前「擠公車」、「站火車」習慣了,所以現在遇到用站的或是大家擠成一團很能夠適應。反觀現在年輕人似乎不太能夠接受擠火車和站火車,寧願選擇搭有總統座椅且票價比較貴的客運。

我看過一張大陸春節反鄉的照片,火車站擠爆人,每班車都爆滿,連行李架上都可以趴著人,就像我們早期一樣,但對現在的年輕人來說應該很不能夠接受吧!

即將進站的太魯閣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