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11日 星期六

海角七號

看完《海角七號》後感觸特別多,《海角七號》是一部帶有「綠意」的影片。近年來台灣本土意識抬頭,台灣逐漸開始強調以「台灣為優先」的「台灣主體意識」來發展,民進黨執政八年,讓「台灣」得以發揚光大,然而國民黨這幾個月來的執政,讓「台灣主體」倒退,寧願犧牲台灣而牽就對岸。

《海角七號》的確反應了「台灣人」的心聲,片中開頭阿嘉對著電線桿摔電吉他,大罵「我操他媽的!台北!」其實就是在影射外省人或早期統制台灣的國民黨,畢竟台北是外省人與國民黨的大本營,也因此阿嘉決定回南部。

《海角七號》可以看到種族衝突下的包容與融合,阿嘉是台灣人、年輕警察是原住民、馬拉桑是客家人、友子是日本人,加上茂伯、水蛙等,營造多元族群的意象。原本阿嘉與年輕警察打架、與友子不合等,反應出台灣原本因為族群的問題常常爭吵不休,最後大家互相包容與理解後,成為一個大家庭。但片中看不到外省人,除了片尾持槍的國民黨兵之外,完全看不到外省人的身影,畢竟國民黨是拆散台日姻緣的禍首,也就是影射台灣1945年光復之後,被國民黨統制的有罪控訴。

台灣還是脫離不了殖民地文化,上次帶外國朋友去金瓜石,講述了台灣被日本統治的歷史,台灣歷史永遠與日本脫離不了關係。我爺爺奶奶、外公外婆都會講日文,可見日本人在台灣的殖民教育有多深。有看過《明成皇后》的人都知道,韓國人極為痛恨「倭寇」,因為韓國也像台灣一樣早期都被日本欺負,甚至也被日本殖民過,然而韓國已經走出殖民地陰影,將韓國文化行銷全世界,從三星、韓劇、泡菜等,已經看到一個以韓國為主體的文化正在推展至全世界。然而,台灣還是走不出日本殖民的陰影,以至於感覺台灣似乎沒有「在地文化」,國片賣不出去、外銷沒訂單,而我們處處往對岸發展。

原本在海邊的中孝介音樂會,飯店經理選擇日本,但經過代表爭取才讓台灣樂團出頭天,甚至讓中孝介佩服台灣這支本土樂團。《海角七號》也暗喻了我們一味地朝向日本學習,水蛙的染髮、年輕人崇「日」媚外,我們已經逐漸失去「台灣主體性」與「台灣本土文化」。片中代表在爭取台灣樂團時,有兩個畫面,一個是老阿公們的二湖樂團與七彩霓虹燈的鄉村鋼管秀,《海角七號》在暗喻這些根本無法與日本文化競爭,然而片尾的台灣樂團出頭天,《海角七號》也在暗示我們,只要發展我們的優勢,我們的台灣文化一樣也能受到肯定。

《海角七號》片中的彩虹也隱喻,人生就是風風雨雨,雨過天晴後才能看見彩虹。阿嘉在台北發展失敗,回到家鄉成為一個處處抱怨的年輕人;馬拉桑是一個樂觀的銷售員,卻一天到晚碰避;警察因為老婆跑了回到家鄉當個小員警;大大是被趕出教堂;茂伯摔到腳斷。他們是一群受到挫折的人,但經過努力之後,總算看見自己的「彩虹」。

最後范逸臣唱歌真的很好聽,我們會發現現在年輕人都會談電吉他,要不然都會玩一些樂器,這也反應出現在年輕人的多元。不過這也是真的,現在年輕人都很會唱歌,男生幾乎都會談吉他,很少人不會彈。片尾阿嘉與友子的相愛,總算讓台日和解,回應了早期被台日被拆散的不捨,很明顯在暗喻國民黨來台後失敗的執政。這也反應了我們台灣社會,因為族群問題爭吵不休,我們經過包容後一定能和解。

馬總統的確在「本土」上有些不足,常常成為對手攻擊的焦點。《海角七號》強調了台灣本土的重要性,要我們政府重視它的存在。《海角七號》這部感人的電影,內容到處有暗示與隱喻,意義真的很深長呀!

海角七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