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7日 星期三

賣口香糖的老婆婆

今天經過台北車站,我看到大廳圍了封鎖線,然後站了不少刑警。因為我要趕去台大,快來不及了,沒思考那麼多,以為是阿桑在拖地。我不想繞超大一圈,於是正要突破封鎖線時,看到前方封鎖線內,有一具蓋上白布的屍體,然後兩個刑警在旁邊燒紙錢。嚇死我了,我趕緊迴避,才一大早就被超重的煞氣煞到,找時間要去廟裡燒香拜拜。我想這只是單純的自殺案件吧,也許是不滿某個人不下台,或許也不是。

我有買口香糖的習慣,我從來不會在便利商店買,我都是跟這些路邊的老公公或老婆婆買,即使貴了兩倍,但我還是監持只跟他們買。因為同樣是口香糖,但我希望能將錢幫助需要的人。有時候經過,總是會買個兩三條,但我不常吃,所以書包中常常堆著十幾條口香糖,於是就拿去請同學或朋友博感情。

館前路中國青年服務團對面齊樓,有個老婆婆在賣口香糖。已經賣了好幾年了。這我也觀察很久,因為我對於台北車站,有那些人在那些地方賣口香糖非常清楚。這位老婆婆有做個牌子,上面寫著「愛心口香糖15元」,我前幾年有次問她,為什麼自己做個牌子?她說她要做生意呀。重點是這牌子是別人給她的,不是她自己做的。

這老婆婆不會算術,所以我儘可能不要給她找錢,她找錢是把塑膠袋了所有的銅板隨便抓給你。我對這件事非常困擾,有次我買一條給她20元,我跟她說給你找(不說的話她不知道要找錢),於是她隨便抓兩個銅板給我,一個是50,以及一個是10元,我趕緊還給她,並教她10元與50元的不同。又有次,我拿一百元給她,我買個四條,她隨便抓了5個十元給我,我愣了一下,她以為她找錯了,又再丟三個十元給我,我趕緊還給她,並用台語(她只會說台語)教她這是一百,我四個總共60,所以只要給我四個十元。她就一直趕謝我,但我想她應該也沒學會。

我已經一年沒去跟她買了,今天特別繞過去買個兩條,我給她五十元,她又丟給我一堆總值超過五十元的銅板,我還是不厭其煩的教她,怎麼辨認銅板。但我很擔心,若不是我的話,是別人真的會還給老婆婆嗎?但我相信願意掏腰包買口香糖的人,應該不會有貪心這種念頭,我也希望如此。

這些是老婆婆吃飯的錢,有次我跟蹤她到一個小巷子,原來她去吃午飯,而且她午餐只吃一碗魯肉飯,是那麼地刻苦。也許因為長期營養不良,她眼框中充滿血絲,以及那下垂的眼袋,臉上又有歷經昌滄桑的刻痕。

我只要有經過台北車站都會跟她買口香糖,當然不只她,只要我路過,而且不是詐騙集團就會幫助他們。我也只能做到這樣,畢竟我們的社會問題就像一個無底洞,善款是永遠不夠的。雖然我無法幫助所有的人,但我相信海星的故事,雖然撿不完,但希望被我遇到的,也許能改變手上那隻海星的命運。

但同樣地,像今早的台北車站,這兩者就形成強烈的對比。就算困苦,還是有人繼續努力生活著,只是一個觀念的轉變,就差用怎樣的態度來看待這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