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1日 星期四

迎接新年的第一道曙光

半夜3:15分搭上「福隆特快車」,其實是一列從板橋發車的區間車,中途只停靠台北與松山兩站然後直達福隆,簡直比自強號還快(自強號中間還會停個七堵或瑞芳),而且只收區間車的票價85元(我是從台北坐),人並沒有很多,大家找位置坐後就一路上睡覺(大家都在睡),只聽到火車「扣扣扣」的聲音,當醒來已經到福隆總站了,一個小時的時間都不到,今天開了許多班33XX的特快專車,讓台北人可以快速來回福隆。

一到福隆人真多,一整個熱鬧,福隆海水浴場到處是人,而且現場還有偶像團體的演唱會,主要是準備迎接新年曙光。福隆海水浴場愈來愈厲害了,不是只有海洋音樂祭,連冬天的活動也包,讓整個貢寮一年四季都能帶來觀光收入。

福隆火車站

然而從剛剛在車上以及下車,發現會這麼High的都是以年輕人為主(大學生或高中生),年齡層比較偏低,像我這種老人比較少。但可憐的高中生和國中生,因為不能騎車或開車,只能待在福隆,但我們有車,我們可以去「三貂角」。

好久不見的朝淵從基隆騎車過來,然後我們從福隆出發,沿著濱海公路繼續南下,整條濱海公路完全沒有路燈也沒車,黑漆漆的一片,伸手不見五指,偶爾對向會有超速的砂石車經過。朝淵說他剛剛來的路上也都是這樣,從基隆騎過來,經過瑞濱、海濱、水湳洞、南雅、鼻頭、龍洞、和美、鹽寮、龍門,他足足花了一小時。

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濱海公路上,完全不知道三貂角在那,騎了好久在一片漆黑中,看到燈塔的光照亮著海面,那座燈塔在某座山上,像是黑暗中的褓母。我終於知道燈塔的重要,是黑暗中船隻的守護神,讓船隻知道位置,也讓我們在「路上」的人,找到方向。

黑夜中的燈塔

濱海公路上有條叉路往山上,於是我們車就沿著山路走,整條路陰森森的,居然沿途都是墳墓,滿山都是,而且沒有路燈,前後沒車,只有風聲和引擎聲,真的是有點涼涼的。來到了三貂角燈塔就熱鬧多了,好多好多人都來這等待日出,因為三貂角在台灣的最東邊,算是看海平面日出視野最好的地方。後來發現大家都開車,可以躲在車裡,騎車真的是沒地方可以躲,因為天氣太冷了。

五點半左右,天空有片雲亮亮的:

出現光亮的雲朵

然後六點後愈來愈亮:

天空開始發亮

但沒看到太陽,雲層太厚了。不過天氣真的好冷,海風又超大,我們簡直快冷到爆,我穿毛衣+雪衣外套+手套,還是「凍莫條」,頭被風吹到好痛。因為這太空曠了,海風海浪直直吹,我猜溫度有十度以下。

真的有夠冷

感覺雲後有太陽,應該太陽已經升起了,但要升到天空那個「洞」應該要等到十點吧。

三貂嶺燈塔

燈塔繼續在黑暗中綻放光明,燈塔的光真的很亮,足足可以照到海平面的那一頭。但我的LED手電筒也可以,照到前面的海面上。

三貂嶺燈塔

太陽真的起來了,看來要看到海平面升起的太陽沒希望了。

第一道曙光

天空整個都亮起來了。

三貂嶺燈塔

都天亮了,那就打道回府,不過至少看到今年的曙「光」,對2009年一年會充滿希望。

好久不見的朝淵

很想進去燈塔參觀,但還沒開。

三貂嶺燈塔

有位我很尊敬的老師說,每個人一年裡至少看一次日出,將會發現人生充滿著無限希望。

三貂嶺燈塔

回到福隆我繼續在車上睡,大家也都在車上睡成一片,車廂裡很安靜,因為人少,對面那群高中生就乾脆直躺在椅子上睡,雖然我也很想,但我若這樣睡會被人說:「這人怎麼那麼幼稚」。至於朝淵就繼續騎車回到基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