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4日 星期日

一個人的學運

黎文正被稱為一個人的學運。他在中正紀念堂喊出自己的聲音,但卻被當權者認為是他自己的失敗。大家拿出他以前被退學的紀錄,又拿出他被輔大退學的通知,認為他已不是學生身份。不過黎文正的確有言之不當,他說:「不要再派狗來看他。」被教育部長批為:「教育失敗」。所以這兩方各有不當的地方。

再來,最近有很多社論在批評現在的大學生,只討論明星的八卦,對政治無關緊要。所以「野百合」只剩黎文正一朵。也有人說,暑假大學生都跑去海濱,造成黎文正期待落空。而且,有些寫社論的正是大學生,那我就問,那你怎麼不去中正紀念堂抗議?

我覺得的確是時代的不一樣。以往大學生會去天安門廣場擋坦克,現在是不太可能的。因為現在大學生對政治似乎不怎麼關心。但我們畢竟也是國家的一份子,沒有國家我們也不復在。

其實也不能這樣說,因為沒有人願意看到國家沉淪會冷默,而是現在大學生「不知道」國家在沉淪。民主政治正在腐敗,在也黨視若無睹,我們國家還有出路嗎?這又要回到教育的問題,是誰沒有儘到教育的責任呢?教育部長回答的真貼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