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30日 星期六

技職教育應回歸專業

每年有21萬大學畢業生,4萬8千名碩士畢業生,平均三個人就有兩個有大學學歷,每七個人就有一位有碩士學歷。台灣教育裡,老師不注重實踐。教授假裝在教書,學生好像有學到東西。好久沒聽到學生要把人類送上火星、改變世界,多數學生只在乎考試、成績、考公務員、考研究所。企業則抱怨學校教出不可用的人才。

教育最重要的是培育出社會需要的基礎社會人,做為國家發展經濟的堅固基石。台灣社會都把技職教育和模具產業當成黑手,但模具確是一切工業之母,世界上各個先進國家都不放棄。台灣社會已經出現分工模糊與錯亂的結果,就是在於重研究輕教學、重大學輕技職。社會需要不同功能的人才。二十年來台灣技職教育的流失是台灣專業崩解的重要原因。大量升格的技職,從師資道課程都和一般教育愈來愈同質。升學主義主導技職教學,技職體系的教學目標變成協助學生升學為要務。許多技職院校辦學績效第一項就是可上技院和科大的比例。不僅技職教育滅頂,一般大學也愈往象牙塔鑽,與產業失去連結。學校的評鑑指標是看博士的數量、教師的升等與學術論文的數量,這使得大學裡出現重研究、輕教學的問題。這幾年技職教育定位不清、資源缺乏。大學都是在培養高深的研究人才,現在轉向培養專門的人才,往就業板塊移動。而技職體系往普通大學板塊移動。愈來愈多數據顯示,私立技職與私立大學吸收較多社經弱勢的學生,因為社經地位不利,在學習過程得到的支援更少。

必須重溯制度,恢復專業職人的尊嚴。曾一度走向升學主義一元社會的台灣,必須在心態上和制度上重新尊重多元,才能挽回流失的專業教育,真正做到行行出狀元。一個好的大學,其實不需要太多口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