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8日 星期六

原來排長那麼大

至從來到署部,總算被當成「人」看了,不管是一兵還是二兵,甚至是班長,看到我都叫「排長好」或是「學長好」,學長學弟制是海巡的文化,看到職階比你大或比你早進來的都要問好。

我們隊上有士官兵45員,還不到一個排的兵力,有志願役士兵、一線三的排副、一線二的排副、一線一的班長以及兩位士官長。另外還有兩位98-1的預士來見習,雖然未掛階,但他們還是將肩章別上。士官長人不錯,說要借我一副,我說不用了。士官長之前在一線待過,擔任過所長和副所長,他說一線的雜事很多,平均睡覺只有三小時,來到這邊就比較好。他還分享很多一線的經驗,平均一年撈一件浮屍,不愧是有在前線打過仗的士官長。

在隊上只有副中隊長是兩線二和隊長是兩線三之外,我上面沒有其他長官了,走在路上弟兄都會跟我問好,真是有點讓人不習慣,現在才知道原來排長那麼大。但我沒有架子,放下自己的身段,謙虛為懷的吸收學習,並且主動去請教弟兄。

早上早點名是可以不用參加,但我還是跟弟兄一起作息,只是集合時都站在旁邊看。排副分配打掃區域給弟兄和班長時,都沒有分配我打掃工作,排副說我不用打掃,但我還是自己去拿掃具,看到髒的地方就掃一下。用餐時,排副邀請我去主官桌坐,但我覺得要認識弟兄,所以還是和弟兄坐在一起不坐主官桌。就算坐主官桌,吃完飯我是自己洗餐盤。

在這裡出勤務或公差,幹部都找弟兄去做,不敢叫我去做,這是讓我很無奈的地方。也因此我必須更主動去發現問題,主動去幫忙,主動去做事。以前有問題我們都習慣去問幹部,但現在弟兄都反過來問我們,問題變成我們要去解決。

晚上士官長開庫房要大家去搬棉被,我也是主動去搬,士官長說我不用般,馬上找旁邊的弟兄幫我搬,但我說沒關係,還是一起和大家搬。我也是中隊的一份子,不能因為我是排長,就什麼事情都不用做。我看到茶水間有餐盤,於是我要拿去餐廳,弟兄馬上過來接,我說不用,我自己拿就好。我去洗餐盤,打飯班弟兄要接過去,我搶回來,我說我自己洗就好。

我做錯事,沒人會糾正,這很容易成為盲點所在,所以必須更小心翼翼且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並且要隨時主動去請教資深的弟兄或幹部。我覺得一切都要更主動,沒人要求我要做什麼事情,所以必須自動自發做好應該做的事。

另外,我也要做好榜樣,不管服儀還是態度,都自我要求,雖然沒人管我,但我還是自己要求到定位,因為要做好榜樣。領導者必須成為他人學習的典範,以及承擔所有責任。

因為是幹部,責任就是要照顧好弟兄,幫他們解決問題,照顧他們是我的責任。

弟兄們跟我講話感覺中間有一層隔閡,但我試著和他們打成一片,一起吃飯,一起走路聊天,和他們聊天,認識每位弟兄,記住每個人的名字。我們只是扮演的角色不同、責任不同而已,其實沒有太大的差別。我們一起打桌球、一起聊天、一起吃飯,希望拉近彼此間的距離,更希望和他們打成一遍。了解每位弟兄,照顧好每位弟兄,就是我的責任。如果他們被警大欺負,我也要去幫她們討回公道,保護他們。

我在這裡見習不是來學習怎麼做官的,而是學習如何積極主動以及承擔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