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14日 星期二

泳渡日月潭

這次同梯的弟兄們一起組隊橫渡日月潭,有趣的是我們隊名叫做「行政院海岸巡防署」,報名後才發現今年還有其他以「海巡」參賽的單位,像是南巡局和二總隊,且他們都是以單位命名,如「海巡署南巡局」,沒想到我們直接「代表」整個海巡參賽。

泳渡日月潭

領到秩序冊之後才發現所有隊伍的隊員名字通通一覽無遺,我相信海巡其他隊伍一定很好奇的去打聽我們這群人是誰。換個角度想,其實我們是在幫海巡打知名度,如果中途溺水被救,然後被主辦單位發現是海巡署的參賽選手,隔天應該會上新聞。

泳渡日月潭

橫渡日月潭有三千公尺,許多人聽到都會畏懼、深怕自己能力不及。我總覺得年輕人就是要勇於挑戰、勇於承擔,而偏偏我們生長在一個不鼓勵冒險的社會,媒體過分報導戲水的危險性,導致四面環海的台灣人不懂海洋、畏懼海洋、甚至不太會游泳,島國居民對海洋一無所知!大家都曾看過Discovery的記者躲在草叢中捕捉野生動物的畫面,我們從小到大接觸到的這些文獻都是舶來品。

泳渡日月潭

N+不克前來,他派他弟代表參賽。N+他弟獨自前來,回去時也是被謙哥拋棄,我強烈懷疑謙哥跟N+一定在大溪產生了心結,所以N+他弟要承擔N+的原罪。我只能感嘆,可憐的小孩總是被捲入大人世界的恩恩怨怨中。

泳渡日月潭

另外還有一位客人,是彼得他弟,看來他應該是海巡的料,加入海巡尖兵準沒錯!

泳渡日月潭

還有康哥拿了一台相機一直在拍別人。

泳渡日月潭

後來拿到相片才發現,原來邪惡的康哥在拍比基尼辣妹,下面這張就是康哥的代表作。

泳渡日月潭

士倫兄也來了,他跟我們的文藝青年謙哥是好朋友,聽謙哥說到世倫兄之前的風雲事蹟,總覺得士倫兄這種人不成功很難呀。

泳渡日月潭

終於要下水了,大家跟「替代役」寶寶合照。

泳渡日月潭

日月潭的水好冷,感覺不怎麼乾淨,因為泳渡要一段很長的時間,所以聽說喝水和撒尿都在日月潭裡。

泳渡日月潭

游了快一小時才發現只到了中點,有不少人放棄搭船回去。其實泳渡一點都不難,完全不需要什麼極佳的泳技或高超的體力,而是我們的「耐心」。日月潭都能游完,我相信再困難的人生挑戰都能度過。

泳渡日月潭

很開心的終於游到對岸了,天空也下起了午後雷陣雨。這就是日月潭的典型氣候,一年有1/3都在下雨。

泳渡日月潭

萬人泳渡日月潭的壯觀場面,看了真是令人感動。

泳渡日月潭

看似很難達成的目標,親身體驗過後才發現實際上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難。勇敢的訂下目標,我們人生的價值不該是單一的,應該要有勇氣實現自己。

泳渡日月潭

經過這次的挑戰,再次證明只要有心,沒有完成不了的事。不可以跨越的,才能叫障礙,人是不可能把不能跨越的當障礙。看到了馬拉桑,想到魏德聖導演說的一句話:「我們應該放大自己的格局,不要以為做不到,真的做不到再來變。」

泳渡日月潭

恭喜大家完成了日月潭!我們在咖啡店頒發泳渡證書。

泳渡日月潭

重點是能再次看到許多一起上戰場的戰友,實在太開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