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9日 星期一

咪咪學壞了

「咪咪」是前隊長留下來的貓,在隊上已經有六年之久,聽說以前跟人打架打輸了被我們收留。「咪咪」他的職階是一線四士官長,很溫馴不怕人,署長也對他讚譽有佳。「咪咪」很喜歡人家幫他捎癢,有人幫他捎癢他就會瞇起眼睛露出很享受的表情。我們中山室的沙發只有滿半年的學長才可以坐,而「咪咪」每天都躺在我們沙發上睡覺,而且是四腳朝天的睡,天氣好時就大辣辣地躺在柏油路中間睡,而且睡姿呈大字型,大家經過都要閃過去。我們都稱他是「爽貓」,在我們隊上過那麼爽實在令人看不下去。「咪咪」在我們隊上有得吃、有得住,生病還有弟兄專程帶他去看醫生,比弟兄生活的還要好,實在是「人不如貓」。

有次我們在中山室看電視,我旁邊是副中和兩位班長,看得正盡興時,咪咪突然跳到電視機前面把我們擋住,有位弟兄就把他趕下來,沒想到他就跳上沙發上,從每個人的大腿上「壓過去」,真是一隻有夠囂張的貓。

有天天氣很冷,我一個人在中山室沙發上看電影,咪咪可能怕冷,就直接跳到沙發上,在我的大腿上趴了下來,我就幫他抓抓癢,他就這樣在我大腿上睡著了。

有天有兩位1947T的學長回來,他們應該是三年前的學長吧,一看到咪咪就說:「咪咪還在唷?」可見這隻咪咪真的待很久了。

咪咪最近交了一位新朋友,是一隻黑色的貓,我們稱她為黑妞,結果交友不慎,咪咪最近學壞了。某天半夜十二點弟兄跑來找我:「區隊長,咪咪在吃魚耶。」我跑去中山室一看,咪咪居然在吃一隻魚缸裡的金魚,弄得滿地都是血。我趕緊把咪咪抱住,但咪咪就是咬著不放,他身子一轉把這隻魚拖到桌子底下繼續吃,這下子到處都是血。最後我們合力制服他,並把魚用衛生紙包住丟進垃圾桶哩,然後把地板擦乾淨。不過咪咪還想再吃第二隻,又跳到魚缸上想再抓一隻金魚來吃,我們只好把咪咪趕出去。話說我們魚缸很大,我一隻手伸進去都摸不到底,而且用手撈都撈不到魚,咪咪居然還可以抓到。咪咪平常連鳥都抓不到,居然能抓到魚也不簡單。我們檢查他的飼料,發現還有很多,可能是他想換換口味,要不然就是黑妞跟他說生魚片不錯吃,於是他就好奇去吃吃看。咪咪平常是不能吃生的東西,吃生的會拉肚子,因此我們都要餵他吃熟的東西,但主要都是餵他吃飼料,其他東西他不會隨便吃的。

我們每餐都會有兩樣主菜可以選,有時候是魚和肉給我們選,弟兄們要幫主官桌打飯,一手拿一個餐盤,就會一個餐盤裝魚,一個餐盤裝肉,當然肉就留著自己吃,魚就打給主官桌,常常造成主官桌都是魚。因為大家都不喜歡吃魚,偏偏伙房又一天到晚煮魚,所以主官們抱怨連連。有次弟兄幫我打菜,一看是一隻魚頭,眼睛還瞪著大大的,看得我膽戰心寒,索性用個盤子把魚裝起來拿給咪咪吃,沒想到咪咪吃得津津有味。以後大家不吃魚就給咪咪吃好了,這樣就不會糟蹋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