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7日 星期五

98-3退伍聚餐

時間過的好快,轉眼間98-3也即將要退伍了,我們98梯的正式宣告結束,相信接下來應該再也不會接到海巡署打來的任何電話了。



我們在海巡署附近的珍知味海產店聚餐,有處長、科長、張專員、中隊長、為閔排副、兩位岸總局98-3預士(森境和瑞億)、兩位海巡署98-3預士(安鴻和贊農)、漢障和我。



科長說我是她來海巡署的第一位預官,對通資處來說意義重大。當然我是海巡署的第一位預官,也奠定了非常良好楷模,讓後續接下來的人有一個優良的示範標準。(以上是我的老王賣瓜)



冠承因位感冒逃過一劫,為閔排副有事先閃,也被他逃過。贊農一直幫安鴻擋酒,於是他最先開始搖搖晃晃,感覺快不行了。接下來是瑞億,整個人靠在森境肩膀,這樣的畫面讓人覺得怪怪的。



然後是處長,整個喝醉,於是開始跟我們講人生大道理,他說他從少尉軍官幹到少將從軍30年的「心路歷程」,接著處長站起來後完全站不穩,跌跌撞撞的搖晃到洗手間。



後來處長的傳令兵已經開車在後門等待了,於是處長在張專員和隊長的攙扶下尿頓脫逃。而張專員的酒量真不錯,被處長灌了好幾大杯的日本清酒、被科長灌了好幾大瓶的啤酒,整個人完全安然無恙。



當然科長在大家的猛攻之下不勝酒力,整個人High了起來,於是我們喝了三大灌清酒、四大罐啤酒,雖然沒有我們98-1那次喝得多,但也幾乎讓在場的人快要不醒人事。



最後張專員和隊長負責指揮清場,科長由愛將柏毅排副接送回家,98-3預士由翔任排副和鴻顯排副載回署部夜宿一晚,隊長都安排好房間和聯絡好岸總局,可見一切都已經事前計劃好。



張專員和隊長合付了3100元才走出來,這就是部下要負責幫長官「清場」的最佳表現。其實整個過程應該事前都精心策劃過,有隊長的安排加上張專員指揮官士兵清場,今天才會那麼順利。



聽科長說後來99-1的預官想來署部的人爆多,除了面試還得抽籤,沒想到這個「砍缺」有那麼多人想來?處長們還被立委質詢為什麼選誰而不選誰?



為了維持公平性,目前都是用抽籤的,我相信未來可能透過官說的機會會愈來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