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0日 星期日

蘇澳冷泉節

今天陪鄭先生去泡冷泉,因為他一直說他想泡冷泉,而且一直在我耳邊碎碎唸,所以就陪他去。台灣人很多都跟鄭先生一樣,不會游泳又愛玩水,難怪一天到晚都是溺水事件的新聞。台灣的海洋島名不懂水性,就跟鄭先生海大畢業不會游泳一樣,實在很遭糕。

車從台北將過雪隧來到礁溪只花了一小時,然後坐火車到蘇澳,怎知坐到東澳,雖然只差一個字,但差很遠。而且還被列車長罵,說蘇澳就跟基隆一樣是彎出去,我怎麼會不知道。這種比喻真不恰當,我是基隆人但不是蘇澳人,我怎麼會知道這種事。

既然來到東澳就順便到烏石鼻走走,我們走在一個雜草叢生的小路上要往海邊,我走在鄭先生前面,突然一隻野狗衝出來狂吠,這時膽小的鄭先生停住的不敢動,但勇敢的海賊王艾文野狗看多了,沒在怕繼續走,沒想到左前方衝出一隻野狗跑過來狂吠。不一會兒前方突然冒出五隻野狗,右方與左方雜草叢又冒出數隻,總共有十多隻,每隻都露出惡狠狠狼牙,好像幾個月沒吃東西似的,不斷向我逼近與狂吠。我離鄭先生有數十公尺遠,看來我肯定是他們首要攻擊目標。然後我發現一件事,我今天沒帶槍,又沒帶折疊打狗棍,既然這樣,當然是快溜。沒想到前方離我最近與左前方第二近的野狗追了上來,這時鄭先生蹲下去揀石頭,我叫他快走。後來野狗沒追上來,我們繞路通過。

東澳是蘇花公路第一站,南北各一海岬,烏石鼻與烏石巖護著形成的圓弧形海灣。白沙碧海,浪很大,代表高低落差很大,所以不適合下水遊玩,有點危險。

離開東澳來到蘇澳,就去泡冷泉了。冷泉真的很冷,冷到受不了。泡完冷泉從蘇澳回到羅東走高速公路,蘇澳交流道有一段封閉處,就是蘇花高的銜接點,只等蘇花高興建完成後就可以通行了。我還蠻期盼蘇花高趕快興建,讓後山人也有一條「安全回家」的道路。為什麼花蓮人要蘇花高還要其他縣市來表決他們可不可以蓋?實在很莫名其妙。

羅東夜市逛完後,就搭車過雪隧回台北。以前來宜蘭玩都要住兩三天,自從有雪隧一日來回不是夢想。

東澳車站

烏石鼻

東澳灣

烏石巖

海浪

蘇澳冷泉

蘇澳冷泉

蘇澳冷泉

蘇澳冷泉

蘇澳冷泉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