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2日 星期三

陳雲林與族群鬥爭

這次陳雲林來台引爆的社會衝突,民眾大喊「中國人滾回去!」其實主因就是所謂「族群仇視」。人的本性就是對同類善良、對異類殘忍。「族群衝突」可說是任何衝突中,層面最高的,即使一個民主國家,遇到「族群衝突」也難以弭平戰爭。美國黑人與白人就是一個例子,至今仍然存在這樣子的種族問題,但歐巴馬勝選後,似乎也暗示美國已漸漸走出族群的陰霾。

族群鬥爭最嚴重的就是巴勒斯坦,若不以宗教來看,這是猶太人與阿拉伯人的戰爭,2006年黎巴嫩真主黨就不顧後果攻擊以色列。除此之外,穆斯林極端主義份子,反現代、反西方、反美國,尤其以蓋達組織、哈瑪斯、真主黨及伊斯蘭聖戰組織最為反美,就像是阿拉伯人與美國人的戰爭,雖然沙烏地阿拉伯和利比亞是站在美國這邊,但反恐戰爭中有60%自殺炸彈客與攻擊士兵來自這兩個國家。就連伊斯蘭各支派中,瓦哈比教派與什葉派也是衝突不斷,雖然是宗教層面,但已經不像是教條爭議,似乎比較像鬥爭。另外北愛爾蘭共和軍、西班牙埃塔組織、法國科西嘉民族解放陣線、巴勒斯坦解放組織、斯里蘭卡泰米爾之虎與車臣分離游擊隊等,也都是族群問題。

台灣也有族群的問題,主要分本省人與外省人。有一個奇怪現象,在台灣只要提到自己是本省人,就變成很弱勢,就能喊的大聲。國民黨以前的外省權貴,在李登輝接任後已經不復存在,但外省人強勢優越,本省人弱勢大喊不公的情況仍存在。然而台灣的本省人卻佔了七成,外省人相較之下比較「弱勢」。因此若以族群當成選舉工具的話,人民心中最原始與最深層的情緒就會被激發出來。2000年與20004年連國民黨終究抵不過「台灣本土意識」而失敗。然而2008年國民黨轉移焦點讓馬英九勝選,就像是台灣的歐巴馬一般,似乎台灣已經逐漸脫離族群問題。不過這次陳雲林來台,在政客的操弄之下,把族群問題又炒作出來,甚至將省籍問題無限提升到最高層次「中國人」與「台灣人」。

而警民對峙的流血衝突,就像是人民心中那股野獸般深層的怒吼,保衛「台灣人」的一場「聖戰」。不僅是兩岸「中華民族」和平共處反其道而行,也加深藍綠雙方的裂痕。現在藍綠已經不是政治鬥爭,也不是省籍鬥爭,已經是不可收拾的族群鬥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