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3日 星期六

杜蘭朵餐廳

雖然說最近已經儘可能的婉拒交際應酬,但有時候重要的聚會還是會去。雖然下週要期中考了,但我還是去了,反正期中考也沒在怕的。因為辦活動的人很辛苦,若你能站在這個立場為別人想的話,你就不會以「自己」為出發點,畢竟我也常在辦活動,能體諒這樣的辛勞。大家一定要記住凡事要「先接受再判斷」,而不是「先拒絕再判斷」。

今天帥之辦了一個聚會,邀請了:俊良+佩佑、晟立、政志、玉惠、映秋、葉威、瑩芝、子譽、其聰等人,我們去衣蝶樓下的「杜蘭朵」餐廳,是一家西餐廳,每個套餐都是七八百元外加一層服務費,有點小貴,映秋就是剛好是他們實習教師一個月薪水的十分之一,而瑩芝就說去私立的實習可以加一萬元。俊良九點要收假,所以八點時候和佩佑先走,邦丞去基隆簽一筆36萬的CASE沒來。子譽剛從大陸回來,最近等當兵。阿公要回大賣場(關門嗎?)所以先離開,晟立要畢業了,有考預官考了310分,真強!映秋準備去北投實習正在找房子,瑩芝正在大安國小實習,教三年級的,而他男朋友政大資管畢在服國防役寫程式,完全符合「工程師」的所有特質。玉惠、政治常見面,葉小威讚美別人的藝術真不是概的,要好好跟他學。帥之在土城一家零件場做人資,為他的機車店撲路。而峻翔沒來但聽說他在做零件生產,為他們的機車店撲路。他說下午打給陳盈丞的時候,陳盈丞說他交女朋友了,而且還拿CAM照給帥之看,帥之只看到他女朋友趕緊逃走,聽說認識一星期,航管系二年級的,大家都非常訝異,沒想到陳盈丞交女朋友了。帥之在講他的軍中生活,他說帶了一群白目兵,我覺得當班長還真辛苦,若沒有領導能力一定會死得很慘。子譽說他去大陸玩的心得,然後大家就聊很多很多,聊了很晚。

我點了墨魚麵,沒想到醬是用黑色墨汁下去拌的,超耳爛的,以前吃章魚都會小心翼翼的把黑色墨囊挑掉,畢免刺破,沒想到現在這家餐廳居然用這個墨汁當醬,我還第一次吃這種東西,早知道不要隨便亂點了,還是跟大家一樣會比較好。

杜蘭朵餐廳

杜蘭朵餐廳

杜蘭朵餐廳

杜蘭朵餐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