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22日 星期四

我的電話

這是某家行動電話業者的面試,為什麼叫「我的電話」?因為英文翻譯成「myphone」!一位主任和一位副理跟我談,我們聊得很開心,也聊得很久,因為我有專案企劃的經歷,他們很需要這方面的人來「寫文件」,也就是傳說中的「文件生產器」。副理說他們遇到最大的麻煩就是這邊的工程師要他們寫code很容易,但要他們寫文件幾乎都寫不出來(沒想到我正好相反)。副理比較需要的人是能在管理面,能把需求提給另外一個開發團隊,而我們負責管理與監督,其他時間可以思考為使用者提供新的需求。接著又問我比較喜歡親自寫程式,還是整合現有資源(用嘴巴寫程式)?我的回答是站在公司角度來看,能整合現有資源就好,不需要什麼都自己重新來做。副理說他們需要的條件我都有了,接著帶我去見副處長(三線三?),副處長的辦公室格外氣派,可見這家公司在階級上分得很明顯,不像之前我們通資處,我的座位最小、螢幕最小、電腦最爛,好的都留給弟兄,若沒穿制服人家還以為我是個打雜小弟(不過我的確就是打雜小弟)。副處長看了看我的履歷說了句話:「你的希望待遇好像有點太高了?新聞不是都在說現在碩士畢業起薪只有三萬六?」我聽了也嚇一跳,低的太誇張了,但我的希望待遇是資訊業的業界標準,也許通訊業就是這個行情,誰叫我不務正業跨到通訊業來。後來副處長又補了一句:「不過我們這邊一年是領18個月,雖然沒有像竹科那些公司配股那麼高,但至少跟其他同業比起來算多了。」薪資不是我的重點,重點是公司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