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8日 星期二

台灣的種族問題

美國是個民族大熔爐,幅員廣闊的土地上,有著世界八方來的新移民及各色人種,然而種族之間的歧視與衝突至今依然存在,前一陣子震驚全球的高中生槍擊事件就是針對有色人種而起。至今歐美仍有許多人士對第三世界國家的人種,或有色人種抱持著種族歧視。然而,我們現今的台灣也一直有著這種問題。我們並不是單一民族國家,二千萬人口裡,有閩籍、客家、外省人、原住民......等,再加上外籍勞工的引進,大家先後來到,都在這塊土地上生活。因為族群不同而引發誤解或爭執無數。



有許多台灣人對東南亞國家來的人民抱持著種族歧視,時常在態度上或言語上帶著挑釁與輕蔑的意味。我並不否認在我們學校也會有這種歧視的問題,我就曾遇到過有一種老師給外籍學生和本地生的成績有明顯的差異,並不是外籍學生不用功,而是老師是靠「感覺」打分數,因為他不喜歡外籍學生,所以自然不會給他們機會。為什麼不喜歡?他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另外一個很明顯的例子就是前幾年發生SARS時,政府對外來人士的禁足令,認為:「來自落後國家、身上帶滿各種未知的病菌與病毒,隨時可能危害國人;他們是社會的不定時炸彈,隨時會造成重大的社會問題。」就因為我們政府也有這種問題,也因此我們台灣產生出更嚴重的問題。



我們台灣最大的問題就是種族對立的問題。我們總是把人分成「本省人和外省人」、「原住民與平地人」、「客家人與閩南人」、「南部人與北部人」。在我們台灣還同是一個種族,頂多是族群不同而已。而且大家都在同一個島上長大的,似乎沒有必要如此細分。當然,誰也不敢說這個世上絕對沒有所謂的種族歧視,但是、多半的種族歧視,都是因為相互不夠了解對方而引起的。過去近半世紀以來,台灣亦因為沒有真正去了解台灣的原住民,而長期歧視他們,甚至於比較文明的稱呼「原住民」也是近幾年才改口的,原來都是以極不雅的帶有嚴重歧視的「番仔」稱呼他們。我們細想,當我們在嘲笑美國的種族岐視問題時,我們是否也被其他國家嘲笑我們也在自己人岐視自己人呢?



也因此我們台灣應該要尊重多元文化的存在,不管是藍是綠、外省人本省人、平地人原住民,應該彼此尊重與欣賞他人不同的意見與文化,並且要有著包容不同文化的心態。我們都在同一個小島上,面對對岸的不斷施壓,我們更應該團結合作,而不是一味地自相殘殺。達賴喇嘛他之所以會得到諾貝爾和平獎,就是因為他對敵人仍然用大愛希望能讓他們覺醒、願意原諒他們,而不是用報復革命的手段。種族的問題,如果沒有大愛,是很難化解的,全世界都一樣。和平是解決問題的唯一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