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8日 星期二

原來圖書推車也能如此

記得兩年前有一次值班,我和另外一位伙伴值圖推A車,然後我們的前梁大隊長(很久之前的大隊)和另外一位伙伴值圖推B車。那時是晚上時間值班。我們就決定來比賽,看那車圖書借的最多,最少的那台車要請吃宵夜。於是我們六點二十分整完書後就各自出發。

我們這車為了要吃到宵夜,於是我們就非常認真的值。其實也是怕請了宵夜,因為我們所謂的請吃宵夜是請整組吃宵夜,若輸了那可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所以拼死拼活都要贏。因為那時候大家值班很多人時常常都是一次值兩間(那時候還沒有這種規定),所以我就跟另外一位伙伴說好,我們每次只能值一個房間,不能同時兩個人各去一個房間。

我們每到一個房間,就一個病床一個病床的慢慢問,用很親切的口吻問病人要不要借書。同時也適時的關心病人吃飽了沒。病人在找書時,我們也會幫他介紹有那些書在那些地方,若沒有要他的書,請他到五樓借閱。若對於不方便移動的病人,我們先將他想看的書登記下來,等會要下去補書時,順便幫他找他要的書再補給他。有時候病人只借三本時,我們就提醒他可以借五本,用技巧性讓他借到五本(完全沒有強迫病人),當然有的病人想看多一點,超過五本我們也無所謂。最重要的一點,我們都儘可能的把圖推車推到他們的房間,讓他們有「看見書」,才不會感覺很虛幻就拒絕了。因為他們看到我們那麼辛苦的推進來,大部份的病人都不會拒絕,只要他肯借,我們都能說服他借滿五本,然後每一床都很仔細的問。如果那個房間沒有人在,我們就先登記下來。若有醫生或護士在,我們也登記下來,等會整層全部推完時再到他們的房間,就是不放過任何機會。不過這也用了些小技巧,例如說這床的媽媽借了五本,我們就問爸爸要不要也借。所以就這樣儘可能的都讓他們都借書,每一個被我們發現的人都不放過。另外,有些病人會拒絕,但我們並沒有就此放棄,我們就先跟他扯一些話題,讓他打開他的心胸,然後開使介紹我們的圖書,跟他說那些書很好看,那些書看了很有趣,不然晚上待在長庚也很無聊,看看書可以打發時間等。最後病人在不禁誘惑下於是就借書了,當然,他只要借書我們就想辦法讓他借到五本。我們連各層樓的交誼廳都去問。

我們最重要的方法就是每間做紀錄。每一間值完後就詳細做紀錄。有什麼需要或什麼建議都記下來,病人說了些什麼話也寫下來。因為若沒有紀錄的話可能等會就會忘記。例如有病人說沒有武俠小說,有些病人想看連續集數的漫畫,有些病人想看那類型的書等等都詳細紀錄下來。於是就這樣非常非常確實的一層樓兩個區域推完了。我們發現雜誌和書疾嚴重短缺,於是就到圖書室補滿,並且將病人建議的書籍也補上去。

當我們把所有樓層都推完後,於是開始再重來一遍。再回到各層樓把之前病人需要的書送過去,例如那間需要武俠小說,我們就再把車推過去給他選;那間需要連續漫畫,我們再推過去給他們選;那間需要較新的雜誌,我們再推過去給他們選。因為我們剛剛都有詳細紀錄每一間的需求,所以可以輕而易舉地找到病床也找到需要借書的人。有些病人非常感謝我們那麼用心親自把他的書送來給他,就不停的誇讚我們。我們跟他說沒什麼,只是小事一樁,若還有什麼需要可以再跟我們說。當然也提醒他們可以到五樓圖書室借閱。

就這樣我們推到整車幾乎都半空狀態。眼看時間不早了,已經八點五十五分了,怕其他伙伴在等我們等太久,於是我們就結束圖推工作。若還有需要借閱的病人就請他們到五樓或者明天早上再去圖書室看看。我們就這樣回圖書室。算了一算我們借閱單寫了兩張,借閱量超多。

我們以為我們最厲害,贏定了另外一車恐怕要請我們大家吃宵夜了。但我們發現,另外一車居然還沒有下來。我們大家就等另外一車順便整書,大家為了吃宵夜都不惜等待,就算院車跑了都沒關係,看來大家都晚餐沒吃,準備要大吃一頓般。

終於,九點半了,另外一車終於下來了。我們很訝異他們居然可以推了那麼久,實在不禁令人佩服,不愧是大隊親自推車,果然不一樣。最後統計結果我們輸了,沒想到他們另外一車還比我們更厲害,看來他們也是有他們另外一套獨家秘訣,把書推到幾乎空,這也要好好跟他們學習。

我值班時常常在跟大家講這個故事。當然圖推車可以推的很快,曾經看過有人一小時半就推完。但我相信,我們只要用心去做,並且確實執行,也可以把圖推工作做得很徹底。其實不論是圖推,任何的工作,只要我們認真去做、用心去做,我相信每個人都可以把該工作做到最好。許多人喜歡值藥局,他們回答是因為「藥局比較有事做」;有些人不喜歡值圖書室,他們回答是因為「會睡著」。其實這只是一個「用心」的問題,不管什麼工作只要有心、只要用心,都能把他做到最好。